魔皇率一众魔门巨子、李阀宗师而来。
并未展露任何强横气机,步伐虚浮,病恹恹的身形如风中残烛,恍若一吹即灭,孱弱的让人难以接受。

这样一个病秧子,竟然就是集当今天下大势于一身,功盖古今,莫有敌手的无上魔皇?

南半城盘踞的大多数人,都只听闻过魔皇的煊赫威势,而鲜有亲眼见过他的。

所以当真正目睹到了这样一个毫无气机波动,虚弱的似乎都只有半条命的人,率领各大魔门巨子而来,不少人都在心中生出了一种不切实际的荒诞感。

可是不管那些人怎么想,当叶太踏入南半城的时候,就无人能够将目光,从他病态的身姿上撤离。

而他身旁静默不语,清冷若仙的佛门叛徒师妃暄,也被那些人的目光涵盖在内。

因为她今日是魔皇的剑匣,素手为他负剑,要斩佛道两家,要斩天下豪雄。

昔日那一剑祭出一尺三,便破碎半个洛阳城的风采,又是否会在这长安城内再次上演呢?

但是如今宁道奇却已经拉拢了两位大宗师,加之佛门圣僧从旁协助,魔皇传闻武道有损,才至于如今这般风中之烛的残缺状态,真的能够抗下各方大宗师的气焰压制,斩出那旷古一剑吗?

金刚龙象李元霸,是否如同传闻中那样,堪比绝顶大宗师?

邪王、阴后、魔帅三位巨子,对比佛门五大圣僧如何?

种种疑问猜忌,顿时在一众高手心中升起。

终于。

当魔门一行人,距离跃马桥还有三里的时候,有人胆敢向魔皇喷吐气机,探其虚实。

并且这股气机当中,蕴含的无边刀意与杀意,顿时让大宗师以下的所有人头皮发麻。

天刀宋缺。

他积蓄了一天一夜的刀意,一经释放,便引动了天地大势,凝结为一股无形,但是却能顷刻间斩人精神体的捍天大刀,向着魔门一行人的头顶,直直斩下。

魔皇未曾出手。

邪王、阴后、魔帅三人,便默契的喷发气机,替魔皇接下了这无形一刀。

轰!

双方气机碰撞的一一刻,并未有实质性的破坏形成,却在各方人马的脑海中,响起了一阵巨响。

这是凝实气机崩散,所散发出来的威能,宗师以下者,尽皆眼神呆滞,脑海中隆隆作响,更有甚者七窍溢血,神识重创。

然而天刀的刀意,只是一个导火索。

当有人胆敢第一个向魔皇出手的时候,周遭不断盘桓的上百道气机,顿时如同早有预谋的毒蛇般,向着这位病恹恹的病鬼青年探去。

想要一摸虚实,乃至以联合起来的威势,压制住他不曾散发的气焰,令起难以再将精气神,提升至最高状态,为围杀魔皇埋下铺垫。

“哈哈哈哈哈!”

朗声大笑者,李元霸。

他倏然向前一挥战锤,霸道无边的莽荒气息,瞬息击散了正面袭来的气机。

而其余魔门高手,也在同一时间,展露獠牙,抗击四方。

哗!

这次气机碰撞,不再无形,而是在魔门众人方圆百丈,都刮起了猎猎狂风。

正当狂风要演变为能够伤人的罡风的时候,魔皇首次出手了。

他略微抬起手掌,而后缓缓倾覆。

嗤!

方圆百丈的狂风陡然向下一沉,近乎暴虐般的向四面八方喷吐而去,两息之后,风平浪静,只留下了狼藉一片的宽阔街道。

覆手之间,狂风即停。

三里之外。

宁道奇与叶太隔空对望,淡然道:“魔皇,你来了。”

叶太轻笑着,狂放的环顾四方,开口道:“本皇来了,来杀诸位。”

空气中陷入了一种沉寂。

因为魔皇开口之间,便瞬息展露了恢弘气机。

不是针对宁道奇。

不是针对佛门圣僧。

而是在向包括杜伏威的江湖义军,门阀世家的势力,江湖散人宗师在内的所有人,传递他的敌意,与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

魔皇。

竟然想与所有在场者为敌?

即便是那些保持中立,乃至在向魔门传达善意的墙头草,也一并被叶太的敌视气机囊括在内。

嚣张。

霸道。

但,是不是太过于自负了些?

即便他魔皇功参破碎金刚,能够抗下四位,乃至五位大宗师的攻伐,可剩下的人,却依旧能够顷刻间将那些魔门巨子们,给碾压了一遍又一遍。

毕竟,这次宝库之争的入场券,可是宗师啊!

中土近乎八成的宗师以上高手,都聚集在了这里!

而魔皇竟然真的骄纵自大到要与天下人为敌?

先莫说你是否能赢下这一仗,即便赢下了,你又知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代表今天过后,天下群雄对江山的争夺,或将放于一边,代表各方势力百分百的会联合起来,共同抹除魔门这个中土最大的祸害!

毕竟你们都自大到与天下人为敌,要灭绝中土八成以上的宗师高手,即便最后某一方势力夺得天下,有你魔门的存在,又谈何稳坐江山呢?

宁道奇负着手,眼睛微眯,仙风道骨的模样让他看起来有些昏昏欲睡,“魔皇此举是否有些自负了?”

佛门圣僧那边也有人开口说道:“阿弥陀佛,这伏魔金刚像,专为魔皇准备,还请不要怪罪我等联合,仗势欺人了。”

粗犷魁梧的半步大宗师杜伏威,也出现在了花楼阳台上,朗声道:“奶奶个熊,老子想当个墙头草都不行,喂,魔皇,你这又是何必呢?”

寇仲也咽了咽口水,突然对不远处的几位散人宗师说道:“我其实跟魔皇也不是太熟,刚才都是吹牛的,大家不要当真啊。”

心中却暗骂,叶少这是怎么搞得,老子本以为抱上大腿了,还四处帮你造势,想要拉拢那些中立的宗师高手,你却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不按套路出牌。

知不知道一个人妄想与天下人为敌的时候,他就已经处于自我灭亡的门口了啊!

而那些个中立的高手们,却向双龙这两位臭不要脸的年轻宗师,投来鄙夷的目光。

方才你可是说了,跟魔皇穿一条裤子闯荡江湖,情同手足,同生共死,想从我们这里骗取这样那样的好处。

如今却瞬间翻脸,把你的手足兄弟给卖了,当真是无耻小人!

寇仲感受到了他们的目光,心中再次暗骂,老子这无耻的功力,还不及你们眼中无敌天下的魔皇万分之一呢,都是从他那里捡来的!

也就你们这么容易让叶少给忽悠了!

卖友求存的事情,他可比老子做得多的多了!

叶太听着从四面八方响起的回应,最终将目光看向了佛门圣僧们聚集的那一方,淡淡道:“丧家之犬,何以言勇,连你们的圣女,都沦落为了本皇的玩物,你们又哪来的勇气与我互抗呢?”

佛门那边沉默一阵。

最后一位闭目的圣僧,双手合十的开口道:“阿弥陀佛,魔皇你着相了,不管是委曲求全,还是蛮力镇压,都不过是佛法的不同显现罢了,谈何谁高谁低,谁对谁错呢,我佛慈悲。”

言下之意便是在暗指,他们的佛门圣女,也不过是为了彰显佛法,度化魔头,才以委身的姿态,前来接近于你,这不过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佛偈显现,和他们的伏魔金刚像同样堂皇正义,不分谁比谁高尚。

叶太冷笑一声,而是眯了眯眼睛,看向师妃暄,道:“妃暄,他们说的对吗?”

师妃暄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面朝佛门圣僧那头,道:“圣僧错了!”

“师侄请讲。”

师妃暄睁开眼睛,悲悯又坚定道:“妃暄乃是甘心为奴,只愿请求魔皇收留,如今的妃暄,乃是圣门的门徒,再也不是佛门的圣女,可为魔门死,不为佛门兴,大师们,你们如若站在魔皇的对立面,妃暄便或将亲手斩落诸位,彻底与佛门划清界限。”

叶太满意的从师妃暄身上收回目光,哈哈大笑道:“这,就是你佛门的菩萨低眉,以佛度魔吗?妃暄,我若让你杀佛门圣僧,你杀不杀?”

“杀!”

“我若让你捣毁佛像,你毁不毁?”

“毁!”

“我若让你卑躬屈膝,自甘下贱,你愿不愿意?”

“愿意!”

“哈哈哈哈哈哈!”

叶太狂放的仰天大笑,声传十里,道:“慈航静斋,有意思!佛门,有意思!”

“阿弥陀佛……”

佛门圣僧念了一声佛号,便不再言语,知道怎么解释,也给这位入魔已深的魔皇,解释不清。

第一时间更新《诸天败类》最新章节。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网游之梦幻法师

绝境超脱

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秦尧

快穿女配冷静点

脑核风暴

老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