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夫人倒是把夏晏清的话听进去了“那好,就金镶玉的吧。不过,衣服却是一定要做的,你那些衣服都是日常穿的,参加宴会却是不行。尤其咱们还是宴会的主人,这场宴会就是为你办的,你的衣饰当然更要隆重些,否则就是失礼呢。”
姜夫人现在的底气足着呢,自家女儿每月贴补她的家用,可着劲儿的用都用不完。更何况她还甚是节俭,手头着实宽裕。

夏珂也附和道“是应该做几套衣裳,晏清可是受到过皇上圣旨褒奖的,一定要有与之相配的气派。”

夏晏清“……”好吧,她虽然来这里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是对于权贵女眷的生活方式,依然不习惯。

…………

第二天,姜夫人果然就把交往不错的、和前些日子递过帖子的女眷甄选了一遍,分别下了帖子,时间正是定在七天之后。

这七天,夏家的访客自然是少了,却把夏晏清弄得分外忙碌。

光是选衣料、量尺寸、试衣裳,就折腾了好几次,着实把夏晏清的正经事打扰的够呛。

连着被姜夫人从窑场叫回来几次,夏晏清无奈之下,只得把她手头正在做的新技术开发计划书,挪在了家里。

除了她,姜夫人婆媳也着实忙碌了几天,好在姜夫人已经娶过两个儿媳,嫁过一次女儿,这样的大型宴客活动她是经手过的,杨氏和高氏也都是利索人,倒是没用夏晏清插手。

待到第七天一早,宴客的一切事务已经就绪。

这天,姜夫人房里的嬷嬷早早就来给夏晏清梳头,首饰和当天要穿的衣裙也都准备就绪,真的是极为隆重。

配着夏晏清精致的的容长脸和一双秋水一样的眸子,嬷嬷给她梳了个垂云髻,然后就是姜夫人和杨氏替她选的首饰。

首饰是夏晏清要求的金镶玉,最耀眼的是一只累丝嵌碧玉牡丹簪,赤金上镶嵌着一粒粒翠色碧玉,形成一朵金色点缀碧绿的繁花牡丹。

另有三只蝴蝶小簪花也是镶嵌碧玉的,只不过玉色稍浅一些,插在发髻一侧,衬托着牡丹簪更是亮眼。

她的几身衣服也选的很不谦虚,今天准备出来的,是一件湖绿素色云锦上衣,袖口和衣襟绣着银丝云纹,配一条湖绿底色的流彩暗花云锦长裙,夹银丝绣着缠枝牡丹,端的是花团锦簇。

之前,夏晏清看过这些首饰和衣服,对这样抢眼的装束很是没底,也提出过疑议。

但是,她还是太不了解古代审美,在嬷嬷给她梳了蓬松的发髻之后,配上这几样首饰,再有她的脸型和气质,居然很压得住场子。

这一身夸张的衣饰,让她整个人显得极为明丽。

辰时末,陆续的,开始有客人登门。

姜夫人自然是在花厅主持,招呼客人说话。

二门处,由杨氏和高氏,另有姜夫人娘家的两个表嫂迎客。

府门外则是管家,还有内院的两个嬷嬷,忙着招呼并引领马车入内。

所有这些,基本上没夏晏清什么事。

本来她就对这种事不热心,姜夫人又怕她随性惯了,接待客人时会有差池,便把她带在身边,只负责保持微笑,行礼问好便可。

作为一个做营销的精英人士,保持微笑是夏晏清的强项,做的那叫一板一眼,标准之极。

更让人叫绝的是,这个时代并没有礼仪小姐和引领这么一说。所以,她的公式化笑容和应答不但显不出没有诚意,反而像是礼仪很严谨的样子。

因为是自家办的宴会,为了自家体面,也是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重,姜夫人和杨氏高士的衣着也甚是讲究。

同样的,上门的客人自然也都是盛装。

但是,在所有这些人中,夏晏清依然是出挑的。

而且这份出挑出现在夏晏清身上,分外的让人们惊讶。

夏家二房的小娘子被找回来之后,不多的几次露面,每一次出现,都给人一种刚认识她的感觉,这次尤其如此。

谁都看得出,随在夏家二房姜夫人身边,那个身材高挑、自若中带着些许不经意的女子,在微笑行礼和简短的客套中,居然有种居与上位的疏离。

几个和姜夫人见过面、寒暄之后的女眷,分别在花厅的几张椅子上坐下,各自说着话,交换着眼神。

京城中有圣旨的人家极少,起码在坐的这些人,府上就没接到过皇上的圣旨褒奖。

这些人很有些怀疑,难道有圣旨傍身,真的能让一个人的气质也带上了皇家的高贵?没听别人说过有这等事啊!

做客的女眷自然也有带着儿媳或者女儿的,这些人原本的意思是想结交夏晏清。

若自家孩子能和夏晏清成为至交,说不得,以后清韵斋的生意需要合作者时,可以首先考虑自家。

或者有稀罕物品需要代销,也能优先放在自家店铺中出售。若有这种机会,不但代售物品能够获利,捎带的,店里原本的生意也能带动更好一些。

但是,夏晏清跟在姜夫人身边,虽然面带微笑,表现大方得体,但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位是姑奶奶话很少。或者,是这里面没有她能谈得来的人。

夏家老宅自然也有相请,夏珂父子如今势头正好,就算吕老夫人和李夫人、孙氏不甚愿意捧这个场,但总得过来一趟,全了两家的颜面。

李夫人还好些,不管是不是真心,和姜夫人说话时表现的很是亲热。但孙氏就不一样了,人家那是真的来走过场的,那份面子情摆的非常明显。

尤其是见到装束如此隆重的夏晏清,再看看自家精心打扮的女儿,孙氏的心情更是不好。

自家女儿的衣着首饰也不差,甚至还有现在盛行的海蓝色琉璃金簪,衣料也很是华美。怎么的,看着就不如夏晏清大方明媚呢?

看着每隔一段时间见面,神色气质就会大变样的夏晏清,老宅两姐妹很不淡定。

她们是真不想来,原本不想来的原因,是因为有这么个会赚钱、还是会赚大钱的堂姐比着,她们很不舒服。

可现在好了,连身材、样貌、气质等等,也都比她们好了……这许多年的闺秀生活和教导,都哪里去了啊?

夏氏姐妹在夏晏清这里没打开僵局,夏晏清的微笑依然真诚亲切,话也依然很少,同样的行礼问好,同样的客套,和面对别家时没太大区别。

李夫人和孙氏原本也没有让自家女儿受委屈、上赶着夏晏清的意思,对此夏晏清的态度并不在意,只顾带着自家女儿落座,和身边的人打招呼聊天。

正经打开夏晏清话匣子的人,是户部尚书张远泰的长孙媳妇陈氏。

尚书府来赴宴的长媳赵夫人和太师府长媳乔夫人是一起来的。

乔夫人带来的是三房的小女儿,她这一进门被姜夫人迎住,就很着意的看向夏晏清。

然后,也是很意外这个没接受过大家族教养,又一直在外掌管生意的女子,她的礼仪居然如此标准,气质又如此爽朗,夏家这是怎么教出来的?

第一时间更新《盈袖招》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特种教师

科技传播系统

特战医王

神女的恋爱时光

九星霸体诀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