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晏清从夏珂的书房退出去,并没再回姜夫人房里陪张氏,而是让心秀传了个话,说作坊有当紧事,她得抓紧时间筹划,实在不能相陪。
于是,晚饭她都是在自己房里用的,很惬意的一直等到张氏带着儿媳和女儿要告辞时,姜夫人派人来传话,她才在自己手指上抹了些墨迹,出来送舅母和表嫂、表妹。

二门外,夏梓堂刚把邵毅送走,已经听从姜夫人吩咐,穿戴了外出的衣物,守在姜家的马车旁,准备送张氏一行人回外公家。

他身后,是牵着马的长随倚风。

夏梓堂看到母亲陪着舅母出来,忙上前行礼。

然后,一眼看见走在自己媳妇儿身边的夏晏清,正很夸张的把她沾了墨迹的手,很显眼的翘着,生怕人看不到似得。

这个……夏梓堂先是愣了愣,他家小妹这是闹得那样?但很快就明白过来,很是会意的冲夏晏清挑了挑眉,晏清你可以啊,做的这么明显,一点儿不怕被拆穿啊。

…………

把姜家的两辆马车送出门,夏晏清和两个嫂子陪姜夫人返回。

“好啦,把你的手放下吧,我们都看到了。”姜夫人很是无奈的说道。

夏晏清嘻嘻笑着“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我不在,您和舅母才能好好的聊天。我若是陪在舅母身边,您两个就会把时间全部浪费在我身上,舅母她不就白来这一趟了嘛。”

姜夫人知道夏晏清不愿意和外婆一家人相处,一边走,一边解释道“你舅母也是为了你好,虽然有时说话不中听,但那些话也未尝没有一点可取之处。晏清你不要嫌舅母烦,她是好意。”

说着,还给两个儿媳使眼色,想让两人给自己帮腔。

杨氏接到自家婆母的示意,虽然知道小姑不爱听,却也只得转向夏晏清“舅母其实一直很替你操心的,之前还着实替你相看了两个郎君,只是母亲没答应。”

“嗯嗯嗯,我明白我明白。”夏晏清连连点头,表示知道了。

事实上,她也的确知道这事儿。

只不过,舅母看好的郎君……天哪,那会是何等的迂腐?她要是嫁给舅母中意的男子,那日子可真没法儿过,有几个和离几次没商量。

高氏的劝说就很有诚意了“晏清啊,其实很多事情舅母和表嫂都不明白,她们那些话,你想听就听一听,不想听就当他们没说。”

“阿堂媳妇儿……”姜夫人极为无语。

夏晏清却笑眯眯的赞成“是呢,四嫂说的没错,我一定听四嫂的话。”

然后,她对上姜夫人很有些恼火的眼神,极为无辜“四嫂没说错啊,舅母和表嫂说的那些话,女儿我原本是听不下去的。”

如果她能照着高氏的意思,实际上充耳不闻,表面却能耐着性子听下去,那也是极大的进步,很给舅母面子了。

杨氏抿了抿唇,把嘴角的笑意抿下去。

“唉,你这孩子……”姜夫人也听出夏晏清话里的意思,彻底无语。

一行人回到姜夫人院子的正房,夏珂和夏梓希也刚到。

一家人依次坐定,夏珂问道“我把晏清叫到书房,大嫂有没有不高兴?”

姜夫人很是惆怅的表示“有一点。不过是老爷差人来叫的,大嫂倒是没说什么。”

夏梓希很了解张氏的行事作风,笑着问夏晏清“晏清你回来之后,舅母有没有接着再劝你几句?”

没等夏晏清回到,姜夫人已经接话“你舅母哪有机会啊,你这妹子,趁着这个机会,派了心秀那丫头回来,说了声作坊有紧急事务,姑奶奶要事先筹划,便跑的没了踪影。晏清连晚饭都没过来,你舅母这次是真不高兴了。”

夏晏清只撇了撇嘴,却也不做辩解。她有没有要紧事,夏珂和夏梓希清楚的很。

夏珂并不纠结于此,而是拆开话题“大嫂这次来,可说了什么?”

“我娘和大嫂听说,不断有女眷来咱们府上拜访,便来问问有什么事。大嫂提议咱们府上办个宴会,把有来往的女眷请上一请。”

说着话,姜夫人又看了夏晏清一眼,“还说让京城那些女眷也见见晏清,不要被外面的传言误导。也让那些有意和咱们结亲的人家,心里更有底一些。”

夏晏清以手捂额,这叫什么事儿?合着她一个大好年华的女子,又是妥妥的富婆,还得弄到橱窗里被人待价而沽不成?

没想到夏珂却点了头“这样也好,晏清虽然是在外掌管生意的,却也绝对称得上气质高华。让他们见见晏清,顺便儿的,一次请完了,省得家里日日都有访客,实在扰人清净。”

这些天,每天都要接待来客,他们一家人很有点不胜其扰。

所以,为了免除麻烦,这不,夏晏清就被果断推出去见客了。

夏晏清倒也不是小家子气的见不得人,其实也是因为和其他人说不到一起。

自从她和离回娘家,以和离妇为借口,基本就没踏足过官宦之家女眷的交往圈子。

这也就是夏珂父子比较开通,姜夫人也宠女儿,才能由着她这样。否则,换做别家,只怕早就被带出去,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要待价而沽了。

姜夫人见夏珂和夏晏清都没有异议,很是高兴“那我明日就确定客人、下帖子了,定在七日后吧,时间宽裕些,也好给晏清赶制几身衣服,再去选些首饰。”

“要不,就买宝泰银楼的琉璃首饰好了,这段时间,海蓝色琉璃宝石很时兴呢。预订都不一定能买到,不过要是晏清的话,银楼的权掌柜赶工也得优先咱们……”

古今中外的女人都一样,只要说起这些东西,绝对的有兴致。

姜夫人这一通滔滔不绝,让夏晏清甚是无语“还做衣服啊?我好些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呢。”

还有琉璃首饰又是什么鬼?她不要带玻璃的首饰好不好?

“首饰的话,让银楼赚我们自己的银子,很冤的好吗?有那个钱,还不如选几件金镶玉的首饰来的实在。”夏晏清说道。因为没有钻石,所以,她退而求其次,对这个时代的镶玉、镶宝石首饰比较感兴趣。

温润如凝脂般的羊脂白玉,还有翠滴的碧玉,哪样不比玻璃首饰值钱啊?这些首饰要是放在现代,绝对的天价。

第一时间更新《盈袖招》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特种教师

科技传播系统

特战医王

神女的恋爱时光

九星霸体诀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