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赫离开了,他选择在一个安静的夜晚静悄悄的离开了。
同行的,还有蛇女杰西卡,以及其他几个实验人。

彼时,苏醒正陷在香甜美妙的梦中,坐在甜点店的落地窗边嗅着奶油味儿,一口一口品尝的甜甜圈。

对面还坐了一个男生,对她特别灿烂的笑着,拿纸巾亲昵的给她擦手纸。

两人正是情侣关系。

苏醒还在羞涩中,却听男生附耳悄声俏皮道:“姐姐,就算我是十八岁也没关系吗?”

瞬间,苏醒睁开了双眼,一头从床上坐起来,双手抓着被子略有后劲儿的喘着大气。

“我的天。”她扶额,弯着腰闭上眼睛,“我的天。”

这都是什么鬼。

外头微微亮堂,太阳还在蓄势待发中,月亮快要消失了,斜斜的挂在西边儿。

窗户没有关,被风吹开了好大半儿,几只鸽子挤在窗柩上,闭着眼睛安详的睡着。

她是睡不着了,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一件一件的穿好衣服,踩着拖鞋坐在面向窗户的床沿上发呆。

外头的光盛了,她隐隐约约听见了汽车轰鸣声,很快又如梦般消失了。

本来想站起来的,可脚懒洋洋的,于是只静坐着,盯着那几只鸽子发呆。

“它的特性是让接触到的东西失声,在某些地方非常派的上用场。”

车子里血族那座大建筑越来越远了,蛇女坐在后座望向后视镜,看见了驾驶位上少年月般的脸。

他从收拾离开到上路,从未说一个字,基本都是一声“嗯”。

她又垂眸转向副驾驶上的大耳朵狗狐,打开话题般的介绍起它的能力。

不出意外,少年还是“嗯”了一声。

不至于冷场,也不至于不礼貌,但又拉开了距离,表明了立场。

蛇女咬咬槽牙,想到了那个少女的身影,心里又是一沉。

可也没关系了,反正已经选择了离开了不是吗?

只要正确的引导这个少年,那么他们这些实验人一定未来可期。

自己看中的人,绝不会错,而且他还是那个疯子科学家的后代,手上掌握的情报恐怕也相当多。

歇了心思,蛇女暂且看向窗外,眼睛闪着悠长的光芒,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好的未来。

初阳是和煦的,毫不刺人。

鸽子早早的飞离了,苏醒四肢用力伸长了,几秒之后下床出门去用餐。

这样的生活相对于世界局势来说,过于安逸,苏醒有时也会觉得焦急难受,大部分时间就都心平气和的接受了。

因为以前她的生活也差不多是这样嘛,不一样的只有照顾她起居饮食的女仆,还有更加精致的用具等少数。

用完餐,她经过南赫的屋子时踟蹰一阵,刚准备敲门,门缝却大大刺刺的张开了。

有风从后面拥抱过来,苏醒心里不祥,喊了一声推开门走进去,入目的是清冷干净的桌椅家具,还有铺的整整齐齐的床,甚至没有褶皱。

她完全呆住了,实在是措手不及。

就像你一觉醒来发现家里安安静静,谁都不在时。

苏醒往里走,迟疑的喊一声,慌乱的喊一声,最后谁的影子也没看见。

终于,她回忆起昨天少年那个紧紧的拥抱,像捕兽钳那样子,怎么也不肯松口。

当时她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来不及想什么,后来又被他的话震撼到了,陷入心酸中,便忽略了一些别的地方。

现在想想,那样子的拥抱,更像是诀别。

还有他的眼神,他的细小动作,他交代的清清楚楚的话语。

苏醒站在全无少年痕迹的屋里,机械的抬起手看了看,就在昨天,她还安抚了他的背,就用这双手。

一切就像是幻觉。

好像南赫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他什么也没留下,就连一封信也没有。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苏醒抱着手臂,低头走出去,关上房间的门,寂静的离开这里。

一路上遇见了跟她打招呼的女仆和同族,她也木然的点点头,勉强笑着略过了。

还是薄荷将她拦下来的,身后跟着六六和小爱。

一三选择了投靠3-16,在跟六六单方面的大吵一架后,早已经离开了。

她们坐到观雪时的那个白色亭子下,看着周围的花圃,还有坠的长长的藤蔓。

女仆斟了红色的水便无声离去了,薄荷将被子推过去,关心的问她:“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发生了吗?”

苏醒捏着杯子柄,盯着液面发呆,闻言摇摇头,嘴上轻轻的说:“南赫不见了,他好像离开了。”

甚至都没让我发现。

为什么呢?要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

薄荷与六六对视一眼,她们两个因为艾克伯爵的原因,关系挺好的,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讶然和答案。

“爱丽丝,讨厌他吗?”

说话的是小爱,她仍旧用着曾经爱丽丝教给她的那个词语,一脸的小心与懵懂,伸手扯了扯苏醒的衣角。

她能力广泛,感知情绪这一点也非常厉害。

精神能力甚至远超双胞胎。

所以她早在见面时就感觉到了苏醒的难过,于是担心之余,自己也失落起来。

“不……”苏醒本来想要回答,又想起对方的理解跟正常词语不一样,才改了口,“嗯……”

“前辈,我来就是想跟您说这件事的。”

薄荷双手放在腿上,一脸正色:“南赫与杰西卡等人连夜离开了这里,六六有所感知,去阻拦时,他们已经开车走远了。”

“那怎么你们现在才说呢?”

苏醒没发觉到自己的表情很难看,简直像是失去了动力的挫败者,她双手撑着面颊,声音很嘶哑。

“因为他不想把你也牵扯到人类那边去。”

开口的是六六,她黑色的眼睛蕴含着星河,说话时嘴巴并不会长的很大,语气跟飘的风一样。

几个女孩子都看向她,尤其是苏醒,脑子里全是疑问和猜测,对方又说:“并不是他要投靠人类,而是因为他将要做的事情与人类有关,血族还未正式出现在人类视线中,且那边也有虎视眈眈的敌人,他不放心。”

“为什么?”

六六毫不犹豫的一本正经道:“因为你太笨了,而且也没有杀过人不是吗?外面现在皆是战争与流血,为了人类的未来,他们正在内乱,只要你进到了圈内,便免不了拼个你死我活。”

薄荷很赞同,她扶着桌子扭头看向苏醒:“前辈,人类的战争我族向来不参与,等一切势力分割明晰后,我们在决定跟谁合作也不迟呀。”

这时候,小爱插话说:“爱丽丝讨厌他的话,我帮你,把他抓回来!”

旁边的六六眨眨眼,抓住她的手腕摇摇头:“爱情势抓不住摸不着的,这些还是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吧,你不要掺和。”

到了这一步,薄荷也对南赫没什么太大芥蒂了,反而觉得他对苏醒的确很好,也看向苏醒微笑着说道:“是啊,前辈,他既然有这份心意,那肯定是会回来的,您也不必太过伤心。”

被她们这样一说,苏醒老脸一红,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从前,在闺蜜聚会上时被大家调侃的那一次——

“你喜欢哪个小哥哥就去追啊,在这害羞个什么劲儿呀。”

可他才十七啊!追什么追啊……

苏醒捂住了脸,搓了搓。

谁知脑子里全是那少年的影子。

第一时间更新《末日也要谈恋爱》最新章节。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网游之梦幻法师

绝境超脱

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秦尧

快穿女配冷静点

脑核风暴

老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