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的余晖脉脉地从落地窗照在她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虚幻的光影。
半晌,洛蔷薇抬眸望着他如墨染的眉,因男人的一席话,已经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了。

过了很久,才有情绪从心底生出来,那复杂而极端的情绪,一种名曰心跳欲死,一种名曰悲愤欲绝。

她起身,看他几秒,也没说话,然后就离开了。

夏景年看向对面还没有吃完的饭碗,一个人静静的坐了几分钟,而后起身走去买单。

轿车一路开到白家别墅门口,夏景年下车。

望着铁门许久,直到天彻底暗了下来,直到黑色轿车缓缓开过来。

司机看到立在那的男人,喊了句白齐阳。

白齐阳抬眸,知道他来这的目地,落下车窗。

夏景年走过来,缓缓开口:“白总,这次来这里打扰您,是为了pc项目,我知道只要我在魏氏,你就不会与魏氏合作……”夏景年低沉的声音顿了顿,“魏氏是个很出色的公司,有很多优秀的人才,所以白总与魏氏合作,只有利,而我……也会离开魏氏。”

闻言,白齐阳这才看他一眼,冷淡的开口:“不是离开魏氏,而是离开锦海,永远也不要回来这里,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良久,夏景年才开启薄唇,沉重的溢出一个字,“好!”

轿车开进别墅,夜色打在夏景年身上,异常的落寞又悲戚。

他上车发动引擎,轿车漫无目地的穿过马路边一棵棵茂盛的绿树,行驶在宽敞大道中。

夏日傍晚的清风从车窗徐徐吹进车内,街边上的灯光从车窗穿过投下一片光影。

外面的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可美好两个字,对于开车的男人来说,却是遥不可及的。

他仿若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就要茫然一身的离开这里了,就像当初离开美国一样。

上次的离去,带着刻骨铭心的痛,而这次,这个痛开始在愈合……

洛蔷薇,蔷薇……

夏景年心里默默呢喃这个名字,在这么多年来,在他夏景年心里,让让心如死灰的心仿若重活般,让他觉得或许还可以跟别人一样,重新爱别人被人爱。

可是现在,他不得不离开,离开锦海,离开她。

带着这份还没有发芽的爱情离开这里……



可能是上午晒太阳导致,洛蔷薇开车回到家里,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好像中暑般。

于是出门去药店买药。

一个人漫无目的在街道边徒步着。

其实她想,她哪里是不舒服,是心里不舒服罢了。

她是不是要勇敢点呢!

夏景年,夏景年又怎么了?被拒绝又怎么了。

不,那不是拒绝,只是……只是他心里还放不下他以前的那个女朋友。

这样深情的男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忘记自己爱的的女朋友呢!

如果随意的就淡忘了,那他也就不值得她喜欢她追求了。

不管怎样,她现在还没有明目张胆的表白,所以也就不产生所谓的被拒绝。

她得继续加油,反正每天都在一起工作,下班也可以再约。

她有的是时间与机会。

带着思绪慢慢走着,洛蔷薇抬眸,赫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的药店。

她抿了抿嘴,而后看到一挺拔人影,嘴角悄悄地扬起了一点点。

她不自觉的加快脚步朝药店跑去。

开着车的夏景年无意中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车速慢慢的缓了下来。

直到停下,目光一直跟随那抹身影。

“欢迎光临,”小京看清走进来的人,手肘撞了下身边的老婆笑笑。

笑笑会意,立即走到坐在一边看书的魏南珏,低声说:“你的蔷薇花来了。”

闻言,魏南珏立即抬眸,赫然看到走进来的洛蔷薇。

喜悦立马蹿上心头。

洛蔷薇在药店门口就看到看书的魏南珏了。

她内心刚刚既然鬼使神差的浮出一抹喜悦。

这种情绪她立即压下去,漫不经心的看眼药店,然后又目光漫不经心的对向小京:“我头有点不舒服,拿点头疼药给我。”

“好的,”小京笑着开口,然后扬声对着魏南珏,“南珏,头疼药就在你坐的那,你拿过来。”

魏南珏对上小京意有所指的目光,他起身拿药。

可好半天也没有拿过来。

洛蔷薇心里嘀咕着,难怪来这药店经常碰到这个混蛋,上次这个混蛋还一个人在药店。

原来以这药店老板是他朋友。

她看眼小京,瘪瘪嘴,那个蛮横霸道又冷傲的混蛋,想不到既然还有这么可爱的朋友。

心里边嘀咕着边等待着,可等了许久,药还没有拿过来。

于是她走过去自己找。

可脚下不知怎的,滑了下,整个人往前栽去。

坐在车内一直看着洛蔷薇的夏景年,下意识的想下车跑来。

可那端洛蔷薇已经被魏南珏给扶住,哦不,是抱住。

洛蔷薇下意识的抬起手,牢牢地抓住了眼前人的胸襟。

她有些惊魂未定,这要直接摔倒,那还不得摔个狗吃屎呀>_<

“谢谢,”稳住身子,抬眸,入目男人一张俊脸,她立即推开他。

后者脸色有些冷的两手插兜,声音不大不小,“我们有老板与员工的关系,还有肌肤之亲的关系,现在抱下,还那么紧张?”

洛蔷薇:“……”

他们,他们什么时候是那种关系了啊!虽然她也很想成为那种关系,但是绝对不是这样成为那种关系啊……

不是不是,什么她想成为那种关系了。

洛蔷薇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她一直想要有关系的人可是夏景年。

可是人家却没那个意思呀!

想有关系的没关系,不想有关系的有关系,这到底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呢?

呃,还是不对,她跟这个混蛋才没有关系呢!

在有关系与没关系两者之间,蔷薇的逻辑开始混乱了,眼看大脑程序就要陷入死循环,洛蔷薇连忙对自己喊了声——

停!

不要想了!

不要跟着这个混蛋的话走,那是没活路的,就当没听到就当没听到,把它当病毒隔离……

努力地催眠着自己,忽略快要碰出来的小心脏,蔷薇故作镇定地迎向魏南珏的视线,“总裁,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随随便便坏人家名声,是很不道德也是犯法的。”

说完连药也没拿,转身直接跑了出去。

那模样,像似落荒而逃。

第一时间更新《神女的恋爱时光》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特种教师

科技传播系统

特战医王

神女的恋爱时光

九星霸体诀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