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知意结束这场戏之后,今天的拍摄,只剩下最后一场了。
霍纪寒便也耐心地在旁等待,等郁知意结束了所有的拍摄,卸完妆之后,天儿也差不多黑了。

七月的帝京,天黑本来就晚,这会儿已经晚上七点多钟。

郁知意卸完妆之后,换上了一条杏色的半身长裙,打着一件t恤,半点也没有许沅君的样子,与廖同芳和萧景疏道别之后,便和霍纪寒离开。

为了照顾郁知意的胃,车子在离开了影视城之后,就往一家不错的餐厅开去了。

也不是太远的地方,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霍纪寒路上已经让人准备了饭菜,等两人到了,进入了包厢之后,一桌热腾腾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

霍纪寒舍得不让郁知意饿着肚子,坐下之后,就给郁知意打了一碗汤,“先喝点汤,再吃饭,饿了没有?”

郁知意笑眯眯地坐下来,“刚才不觉得,现在看到满桌子的菜就觉得饿了。”

霍纪寒把碗推到郁知意的跟前,“吃吧。”

郁知意不客气地喝完了一小碗乳鸽汤,霍纪寒已经在她碗里夹了几个菜。

他历来都这样,喜欢在饭桌上照顾郁知意的吃食,好像从这件简单的小事里,也能获得比谈下一笔好几亿的生意更多的成就感似的。

郁知意受用不尽,但也习惯于礼尚往来的快速给霍纪寒的碗里夹了几个菜,才开始享用起来。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话都不是很多,就静悄悄地吃着,但氛围却很融洽温暖,直到吃得快差不多的时候,霍纪寒才问起,“知知,刚刚进入剧组的时候,是不是被廖同芳骂了?”

郁知意乍一听到霍纪寒这么说,诧异了一下,“被骂?”

她的表情,是完全的诧异,诧异于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而不是诧异于霍纪寒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知知,有没有?”虽然从郁知意的表情中也捕捉到了那一点惊诧,霍纪寒觉得其中另有说法,但还是要问一遍。

郁知意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被骂,只是刚刚开始拍摄那两天,很多东西其实不是很了解,因为电影拍摄和电视剧有很多的不同,我转化得没有那么快,花费的时间比较多,廖导教了我好几次,不过他一着急,说话的声音就大了一点而已。”

说完,她很快就联想到了一些事情,问霍纪寒,“是不是今天在剧组听说了什么?”

“真的?”霍纪寒问?

郁知意双手撑着下巴看霍纪寒,“我像是在骗你么?”

霍纪寒摇头,“我怕你又隐瞒我。”

郁知意“……”好吧,有过前车之鉴。

既然郁知意说没有,霍纪寒便也相信了,温玥的话固然让他记住了这件事,却并不意味着霍纪寒会完全相信温玥的话,尤其是后面她还有那段暗戳戳的暗示的话。

“有没有和谁有什么矛盾?”霍纪寒又问。

霍纪寒一般很少问这种问题,郁知意不由得奇怪,而后很快就想到了,肯定不是秦溪说了什么,看来是有人和霍纪寒说了什么。

而剧组里,敢跟霍纪寒说话的,大概只有那么一两个人了。

郁知意不由得笑了,“是不是今天温玥跟你说了什么?”霍纪寒皱了皱眉,倒也没有隐瞒郁知意,轻轻颔首,放下碗筷,“知知,如果你不喜欢她,剧组可以换掉人。”

郁知意不在意地笑了一下,“那倒不必,也没有她几场戏,如果她惹得我不痛快了,我会解决的,没事的,你别操心剧组的事情。”

霍纪寒迟疑了一下,对上郁知意坚持到神色,皱了皱眉,最后还是颔首。

郁知意问,“她说什么了?”想起温玥的话,霍纪寒并不太高兴,他是完全相信郁知意的,甚至因为萧景疏和霍氏合作过的次数不少,和霍世泽也算是认识的人,认识的人都知道,萧景疏和她的夫人感情一向很好,温玥的那些话,根本不足信,而他虽然并不太喜欢知知和别的男人接触,但也知道她的工作性质,需要接触很多的人,所以并不打算告诉她温玥的那些话让她听着糟心。

只不快地道,“说你在片场被廖同芳骂。”

郁知意不疑有他,摇头,“论起被骂,对象是她,不是我,而且,廖导虽然脾气大了一些,从来不乱骂人的。”

“不过温玥跟你说这些做什么?”郁知意问完,心中便通透了,霍纪寒哪里舍得她被人骂,若是廖同芳真的骂她了,只怕霍纪寒心里会不高兴,对廖同芳有所不满,以廖同芳的性格,也只会觉得她拍戏的时候受不得一点委屈,回去跟霍纪寒告状,导致三方的关系陷入尴尬的境地。

郁知意想到这一点,告诫霍纪寒,“不许信她的话!”

霍纪寒笑,“不信,我只听你的话。”

郁知意想起温玥这阵子的动静,摇了摇头,“她到底怎么想的,就算和新明的合约到期了,撕破脸皮对她有什么好,自毁前程么?”

霍纪寒眼里露出几分漫不经心,“想自毁前程很简单,新明明天就让她滚出娱乐圈。”

郁知意“……”不管怎么说,温玥蹦跶得太厉害了,郁知意觉得,有必要让她认清自己的地位。

她对霍纪寒笑了笑,“总之剧组的事情你别操心,有必要的时候,我会处理,总不能每拍一部戏,都换一次演员。”

霍纪寒认真到,“知知,我只是不想让你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无足轻重的人而已。”

霍纪寒终究也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吃完饭离开的时候,郁知意在夜色中看到一个一闪而过的身影,视线再追随而去,已经不见了人影,她愣了一下。

“怎么了?”霍纪寒问。

郁知意摇了摇头,“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安安,感觉背影很像。”

“是么?”

“不太确定,不过应该不太可能吧,这里……太远了,以她的个性应该不会来。”

霍纪寒也没怎么在意,让郁知意上车之后就开车离去了。

这一插曲,郁知意没放在心上,所以她也没有问郁安安。

但是晚上,网上却爆了一个料——孟川恋情。

作为新明旗下的当红流量小生,孟川拥有着公司极好的资源,接下的几部剧跟他平时表现出来的性格特点也非常相似,大多是青春活力的大男孩,青春校园偶像剧男主角的人设。

虽然年纪小,甚至比郁知意还要小上一岁,但已经不妨碍,十八岁就出道的大男孩,至今已经拥有非常高的人气,光是粉丝就已经有四千万。

随着这两年他过了法定结婚年龄,就开始暗戳戳被粉丝怀疑谈恋爱了,不过新明给他的发展还不错,一直维持着青春大男孩的人设,连可疑的交往对象都没有,更别说和谁闹过绯闻了,这乍然出现了一个和人一起吃饭,一起坐车回去,貌似举止还有点亲密的模糊视频,网络上都快炸开了。

一连窜“疑似孟川恋情”的词条相是在网络上炸开了一般。

郁知意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已经是洗完澡躺在床上看手机的时候了,孟川是新明的艺人,她下意识去关注了一下这件事。

有照片,有视频。都是偷拍的,距离比较远,拍得不清楚。里面的孟川,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带着同色的鸭舌帽,从餐厅里出来,哦,就是她今晚和霍纪寒一起吃饭的那个餐厅,身边跟着一个女孩,女孩穿的也是黑色的t恤,带了帽子和口罩。

身形娇小,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偷拍的狗仔不敢靠近,所以拍得不是很清楚,女孩一直低着头,直到上车了之后才抬起头,露出一双清亮的眸子。

不过……郁知意越看也觉得熟悉,虽然带了帽子,带了口罩,可郁安安是谁,那可是一起生活过好多年的人,可是自己的妹妹,郁知意一秒就认出,那个所谓的孟川的绯闻女友,就是郁安安!

底下的粉丝言论很激烈,分成了三派,一派认为,偶像年纪到了,谈恋爱也没什么。

一派则观望,可能只是朋友一起吃个饭,是狗仔小题大做,等官宣。

另一派则持反对态度,直接怼上了照片里的女孩,路人什么的,配不上他们家孟川。

孟川的经纪人公关的速度倒是快,那条话题才上了话题榜不久,他就出来辟谣了,直接说是和朋友吃饭,对方是自己的教练,让粉丝不要人身和言语攻击,否则他考试会不过关。

照片里,开车的人还是郁安安,这个说法的说服力很强。

孟川甚至还怼了几个言辞过分的粉丝。

孟川向来是怼粉出了名的,真的有人惹他了,连自己粉丝都怼,颇有几分钢铁直男的意味,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爽朗活力的青春少年,但也是这样的性格反而更招人喜欢。

辟谣的消息一出,等郁知意看的时候,瓜已经消化了大半,中立的粉丝隐退了,祝福的粉丝乐不可支,庆幸哥哥还是自己的,至于反对的粉丝,则表示很是满意,知道孟川开始玩赛车,一个个在底下让他小心注意。

甚至,他的经纪人,为了转移绯闻的注意力,还放出了几张孟川在赛车上练车的照片,这些照片一放出来,立刻吸引粉丝们的注意力,直接被自家偶像帅气的模样迷得不行,尖叫不已。

郁知意直接被气笑了,一个电话打过去问郁安安。

“安安,网上和孟川的那个照片怎么回事?”

郁安安现在也有点无奈,她就是练车结束之后,和孟川去吃了个饭,那种远离闹市的地方,竟然也能被拍到。

郁安安轻咳一声,“没事,就是一起吃个饭,我是孟川的教练。”

“教练?”郁知意不太信。

“赛车教练,他在学赛车,我做他的教练。”郁安安解释得言简意赅。

“就这样?”

“就这样。”郁安安有点头。

她在打电话,可此刻,沙发上坐着的那个大男孩,正一脸幽怨地看着自己,似乎控诉自己和亲姐姐还要说谎。

大宝二宝而三宝悠然地躺在长沙发上,对经常出入家里的某个男人,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敌意。

郁知意明显不信,笑了,“安安,你知不知道,你越是心虚的时候,说的话就越少。”

“姐~”

“汪汪汪!”电话里传来狗叫声。

孟川现在虽然没那么怕狗了,但突然的狗叫声还是能让他大喊大叫起来。

于是伴随着狗叫声的,还有孟川猛地窜过来的脚步,“安安救我!”

“大宝二宝三宝别过来!”

孟川被捏着郁安安的一角,紧张兮兮得看着沙发上的三条大狗,哪里还记得刚才郁安安接电话之前跟他做的噤声的手势。

毫无意外的,孟川的声音,出现在了郁安安的手机里。

郁知意“……”

郁安安“……”

“安安?”郁知意眯了眯眼。

郁安安没法了,看了一眼身旁紧张兮兮地捏着自己衣摆的人毫不客气地借势搂住了自己的腰,跟电话那头的郁知意说,“好吧,孟川现在在我家,这事儿,等等我后面再跟你说,姐我不说了,我们几天后剧组见。”

“安安!”

郁安安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郁知意连问,都没来得及问,甚至还没清楚郁安安所谓的剧组见又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对手机愤愤了两句,真是瞒得越来越深了。

霍纪寒从浴室出来,看到郁知意直盯着手机瞧,顺口问一句,“怎么了?”

郁知意盘膝坐在床上,“今晚我们都没怎么注意网上的消息,孟川爆绯闻了,安安好像和他在一起了。”

霍纪寒擦头发的动作一顿,转回头看了一下郁知意。

郁知意把手机屏幕反过来给霍纪寒看,“你看,今晚的热搜,孟川去吃饭,被偷拍了,现在辟谣,安安是他的赛车教练,刚才我打电话给安安,孟川在她家里。”

霍纪寒点了点头,看郁知意拧眉的样子,“我让人快速撤热搜?”

郁知意摇了摇头,“安安还不跟我承认呢,太欲盖弥彰了,孟川已经辟谣了,效果还不错,再撤就痕迹太明显的。”

霍纪寒笑了笑,将吹风机递给郁知意,坐在床边。

郁知意自然而然地接过,将插头插进床头的插孔里,跪在霍纪寒的身后替他吹头发,想着今晚的事情,还是道,“安安瞒得太深了。”

“别人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等她想跟你说的时候,自然会跟你说。”

“安安才不是别人,她是我妹妹。”

霍纪寒无奈。

郁知意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在霍纪寒的发间穿插,霍纪寒不关心郁安安的事情,此刻的一切只让他觉得舒服又舒心,眼眸微眯,

吹风机的声音并不大,完全不影响交流,郁知意道,“她刚才还说,过几天跟我剧组见,我还没来及问她怎么回事,她就挂电话了。”

霍纪寒今天下午刚刚看过分镜头脚本,道,“你们剧组是不是,有狗的戏份。”

郁知意恍然大悟,剧中确实安排了一条叫做大黑的狗狗,狗狗不比人能掌控,一般需要专门的训犬师带着训练,莫非……安安是为了这个事来剧组?

而此时,另一边,郁安安的公寓。

大宝二宝和三宝齐齐排排趴在长款的沙发上,孟川做的是旁边的单人沙发。

他身上还穿着那件今晚吃晚餐的t恤,没换下来,“孟川恋情”的话题窜上热搜的时候,他就跑来她家里了,甚至那条澄清的微博,也是在她家里发的。

刚才他被大宝二宝的叫声吓得窜到郁安安的身边,暴露了自己的存在,让电话那头的郁知意看到了,这会儿心里正忐忑呢,害怕郁安安不高兴。

他和郁安安还没有在一起多久,安安都还没有同意公开,现在就因为自己不小心暴露了,他觉得太难了,如果安安生气了怎么办,她本来就不喜欢曝光,万一不让他来这里了,他上哪儿哭去?

郁安安克不知道孟川现在在想什么,只是看着他眉头纠结,眼神忐忑的模样,眼里划过一抹笑意。

说来,有时候,郁安安自己都觉得奇怪,到底是怎么和孟川这种有时候黏人黏到烦的小男孩走到一起的呢,年纪比她还要小上半年,以她干净利落的性格来看,郁安安觉得,自己根本不会喜欢这样的男生。

当然,从前到她也没有想过自己喜欢的男孩到底是什么样的罢了。

可从孟川开始借着学赛车的事情跟她接触,后来又借着养狗的事情再跟她接触,再后来,就公然地追人了,恨不得每天发三百个信息来问你在干嘛,每次都带无数个“安安我想你了”“安安我好想你”“安安你不在我睡不着”“看不到你我就不想吃饭”这种肉麻到死的信息,而且话还超级多,黏人得比三宝小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太小男生了,跟个刚刚谈恋爱的高中生似的,郁安安的性格属于内敛型的,父母早逝,和奶奶一起长大,后来又和小叔一家住在一起,她不善于表达感情,唯有和郁知意会说一些不愿意和大人说的心理话。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和孟川这样的人在一起。

郁安安一直觉得,孟川很有犬系特征,只要他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就让她有一种面对需要喂养的小奶狗一样柔软的心情。

所以,也许他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进入了她的生活,就这么不知不觉,她也和孟川在一起快半年了,她一直瞒着郁知意没有主动说,倒也不是不能说,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说罢了。

今晚的事情,着实有些意外,两人就这么被偷拍了。

按照孟川的那种粘人劲,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有女朋友呢,那条澄清的微博,还是她不希望这么快公开而让孟川辟谣的。

郁安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下次该怎么跟郁知意说起,奶奶会不会上网也看到了,还有刚才让孟川辟谣会不会让他难过。

要想的东西太多了,她思绪一散,想得就有点多了。

孟川看她沉默的样子,更加不安。

甚至还想到了许多,万一曝光了,安安肯定不喜欢。

如果被媒体挖到了她,就会各种打扰她,她的生活肯定就会受影响。

像安安这样的性格,肯定就受不来,然后他们之间,可能矛盾就越来越多,总是吵架。

就像他认识的几个朋友,因为男

女朋友不是圈内人,受不了圈内的环境,最后总是以分手为结尾。

到时候,如果安安和他也走到这种境地,按照安安的脾气,肯定是直接带着大宝二宝和三宝离开帝京,连一根狗毛也不给他留念,可能还会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让他找不着。

可能还是,就算他找上了郁知意,郁知意肯定也不会告诉他。

她还可能直接带着大宝二宝三宝去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旅行,万一遇上地震雪崩还是什么意外,连出事了他都不知道,永远也见不到人了。

一想到那样的结果,孟川眼圈就红了。

不行!

他绝不能让那种事情发生,为了守护和安安的爱情,他一定要做万全的准备。

对!他可以退圈!

他远离了屏幕,就没有粉丝了,也不会有狗仔来关注他了!

“安安……”孟川伸手,扯了扯郁安安的衣袖,脸色惊惶不安,“你别生气了,今晚的事情,是我不小心,你别怕,我不会让狗仔和粉丝追踪你的,我想好了,我可以退圈。”

郁安安听到退圈两个字,懵了一瞬,惊疑,“退圈?”

孟川眼圈红红的,“我就退圈,没人关注我了,就没人关注我们谈恋爱了,我们想去哪里都可以,你别生气。”

郁安安“……”一看就知道这小男孩想多了。

拍偶像剧多了都人,脑回路都会这样么?

郁安安无奈,“我没有生气。”

她只是在想,后面该怎么和姐姐解释自己和孟川之间的事情而已。

孟川不信,一眼不眨地看着郁安安,大男孩清亮的眉眼里,还有几分委屈,“你别跟我说谎,也别为我着想,我一点也不留恋娱乐圈,我就想跟你在一起!”

郁安安盯着孟川看了好几眼,唇边缓缓漫开一抹笑意,“我真的没生气,傻不傻了啊你?我说什么了么刚才?”

孟川一愣,摇头,委屈巴巴地看着郁安安,就是你什么都不说,我才害怕啊。

郁安安解释,“我刚才在想,怎么跟我姐说,还有奶奶。”

孟川眼前一亮,湿漉漉的眼里像被阳光照射过的湖面一样。

心情也激动得不行,安安要把他们恋爱的事情跟家里人说了!

郁安安唇边含着一抹笑,“所以,我没有生气,也没有为今晚的事情生气,更没想让你退圈,所以,不退圈,知道没?”

是肯定的话。

她知道,孟川喜欢拍戏。

孟川迟疑了一瞬,眼眸亮亮地点头,“我听你的。”

郁安安摸了摸他软软头发。

孟川再挪过来一点,拉近两人之前的距离,小心翼翼地跟郁安安保证,“那我下次一定再小心点,不被记者拍到。”

郁安安点头,“嗯。”

她本来就话少,孟川也并不觉得怎么样,反正和郁安安在一起,他本来就属于话多的那个,如今知道郁安安没有生气,还跟他解释了这么多,还说要和家里人说,他高兴得不行,开始得寸进尺求保证,“那你答应我,下次还跟我一起去约会。”

郁安安瞥了对方一眼,“我没说过下次不和你约会这样的话。”

孟川心情大好,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安安,你真好,媳妇我好爱你,你怎么这么好。”

说完直接挤在郁安安的沙发上坐下来,将人抱着不放手,信誓旦旦地保证,“下次我一定再小心一点!不让狗仔拍到。”

“还有你姐姐知道了,或者奶奶知道了,她会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

“要是反对,怎么办?我不管,我死活都要跟你在一起!”

郁安安“……”

------题外话------

孟·小奶狗·川

第一时间更新《独宠通缉令:霍太太,快入怀!》最新章节。

架空历史相关阅读More+

独宠通缉令:霍太太,快入怀!

乐园空间

混在奇幻觅长生

九龙神鼎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遥魄